【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1)【作者:nana12345】   人妻小说 
字数:97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一)第一次接客,我做了一个不允许高潮每天被喂春药的婊子

  王老头摸着我的头淫笑着,不知为何在我的嘴里挤出了一句:「贱奴都看到了。」我觉得自己的心不止跳的飞快,而是在发颤,我可不想像凤梅一样被曲别针紮成筛子一样。

  「看到了有什么想法啊?」「就是要听话,贱奴就要听主人话,不听话就跟刚才那样。」我的说话声都已经颤抖了。

  「算你还识相,知道这个道理就好。那么,淑娟啊,我们就开始吧,记得要听话啊,哈哈哈哈……虎子,把孩子的手铐脚镣都解开吧,我们夫妻俩要和淑娟好好亲热亲热,嘿嘿嘿嘿……」王老头对我说完又对站着的管理说。「啊?这是要对我做什么?我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我心里揣测着。

  管理答应了一声,就带着满脸不怀好意的笑过来把我的手铐脚镣打开了,我松了松自己被勒了那么多天的手腕和脚腕,好舒服,好久没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了。

  「淑娟,看到那张大床了吗?去床上等我们,嘿嘿嘿嘿。」「喔。」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就喔了一声,抬起身子光着丝袜脚走到大床边,然后坐在床上面,好舒服啊,从来没有坐过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原来在村子里都是木头板子简单搭起来的床,上面放几张姐姐从垃圾场捡回来的棉被,我们就一起在那种床上睡,现在屁股底下的这种床真是我们偏远地区贫困农村的女孩子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王老太已经从沙发上起来了,一边说着:「骚货按摩按的还真舒服,一看天生就是个婊子坯子。」一边和王老头走到这张床边,王老头坐在我的右边,王老太坐在我的左边。

  王老太和王老头一坐下,两个人就用胳膊搂住了我的腰,两只手围着我的腰上不停的轻轻抚摸,弄得我又害怕又浑身发痒发烫,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也没有一丝反抗的胆子,只能这样乖乖的等待他们的节目,我知道他们正在猥亵的看着我,像看一只活体性玩具一样。

  王老太右手搂着我的腰,用左手从我的胸部轻轻摸过去,抱着我,用手在我的右腋下和右胸的边缘抚摸着,我的浑身突然一阵阵酥软,从脖子,到腋下,胸前,腰部,屁股,阴部,大腿内侧的神经都在形容不出来的发痒,我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好想被他们尽情玩弄,而且是在这种不能反抗不能拒绝的被动之下被玩弄,这样才能释放我浑身的这种形容不出来的躁动,这也许就是做婊子的快感吧。
  王老太开始把她的香唇靠到我的左面颊上,用舌头轻轻的触摸着,用嘴唇吻着我烫烫的脸,然后顺着脸的边缘,一直这么吻到我的耳根,在我的耳根和脖子的地方,轻轻的吹气,舔舐,轻吻着,我浑身酥痒的不行了,隐约感觉有一股暖流从我的阴唇之间慢慢流出,我把腿夹紧了一下,一股不期而遇又突如其来的快感从我的双腿之间冒出来,和王老太吻我的感觉交融在一起,叫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淑娟,喜欢阿姨吗?以后不要叫我王奶奶,叫我王阿姨。」王老太一边吻着我,一边轻轻对我说,不过看王老太的皮肤和打扮,确实应该叫她王阿姨。「嗯,王阿姨……」,我用尽浑身仅有的一点力气应了一句。

  王老头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脸上带着挥不去的淫笑;我看见王老头在王阿姨吻我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的所有衣服都脱光了,露出半硬不硬的jj,然后用手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放在他的jj上,然后又按着我的手摸他的jj,我的手沾满了黏液,好噁心,但是忽然觉得自己好髒,好淫荡,一股快感因为这团噁心和肮髒在我的心头冒了出来;我心里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做没有一丝人格的性奴婊子真好,被强迫被玩弄真是太舒服了。

  王老太忽然使劲地搂着我,使劲的在我的脸上亲着,一个女孩子这样被一个女人拥抱着亲吻着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王老太突然一下子把我沾满女孩子尿液的黄色蕾丝小背心脱了,然后又伸手去脱我的胸罩,我带的胸罩是那种少女穿的背心式无钢圈的胸罩,王老太双手一提就脱了下来,我露出了女孩子稚嫩的胸部,底下还光着屁股,好害羞好害羞。

  王老头用手使劲的按着我的右手给他摩擦不硬不软的jj,我右手感觉已经沾满了黏液,这时候王老头把我的右手举起来,举到我的面前,「舔!」王老头对我说。浑身酥软的我,大脑只剩下顺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种感觉下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和意识,我伸出舌头,舔起自己右手上沾满的王老头jj的黏液,喔,好骚,好鹹,一边舔着自己手上沾的黏液,我更觉得自己好骚,好贱。
  王老头看我舔完了手上的黏液,露出满意的淫笑,问我:「好吃吗?」「嗯,好香啊……」我无意识地回应着。「真是个婊子……」王阿姨抱着赤裸的我说。
  王老头起身坐到了地上,抱起我的一只丝袜脚,就开始闻起来,「好臭啊,太臭了,wow,好臭……」王老头一边闻着我的丝袜脚一边说。的确我的脚很臭,因为我从村子里出来就一直没有洗过脚,而且脚这几天还踩过很多尿液。
  王老太右手搂着我的腰,一边在我的面颊上亲吻着,一边揉弄着我的胸,然后又把左手慢慢挪到我的乳头的地方,用手揉弄着我早已经坚挺的乳头,我感觉自己快尿裤了,太舒服了,她一边揉弄我的乳头,我一边呻吟着。

  王老头把我的丝袜脱了下来,坐在地上开始舔起我的脚来,我的脚感觉酥酥痒痒的,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从我的脚尖一直慢慢流到我的大腿根处,叫我的阴唇更加的酥酥麻麻的,我感觉屁股底下阴部坐着的床单地方已经被浸湿了,突然我好想把这种感觉全部释放出来,恨不得自己光着大屁股赤裸着全身在满是人群的大马路上走,叫所有人都对我指指点点,都骂我是婊子,然后被人群围着一边骂我,一边看我尿尿,然后我光着脚站在自己的尿液里,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慰,直到高潮,这样才能释放我现在憋在心头的这份感觉。

  王老太把亲吻我脸颊的双唇挪到我的双唇上,开始亲吻我,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使劲的吻着我,那种力度好像要把我一口吞掉似的,她抚摸我胸部的双手,慢慢的滑到我的小肚子上面,然后又滑到我的阴毛的地方,我感觉好害羞,我就这样被一个成熟的老女人玩弄着,她的双手抚弄了几下我的阴毛,就用手强力的分开了我紧紧夹着的阴部,用手指轻轻在我的阴唇之间滑弄着,我感觉自己舒服的快要疯了,从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这和自己自慰是不一样的另一种感觉,带着被动,羞耻快感。

  王阿姨用手指在我的阴唇之间滑弄了半天,就开始把手指放到我的阴唇前部的里面,揉着我的一个地方,实在太敏感了,我觉得自己的那个地方坚挺的感觉,好像要崩发出什么来,她使劲的吻着我的唇,我也因为这种感觉搂紧了她,使劲的吻着她,两个女人在床上体验着性的快感,只不过她是来嫖我的,而我是一个婊子,她的玩物。

  我感觉王阿姨浑身热热的,她暂时松开我,把灰色的蕾丝刺绣胸罩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的灰色蕾丝中高腰内裤脱了下来,接着把我搂进怀里,把她的乳房和我的乳房紧贴在一起,互相的摩擦揉搓。

  「淑娟,我太喜欢你了,你知道吗,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想玩你。」王阿姨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把我按到了床上。然后从上到下亲吻着我的全身,两个女人赤裸着全身在床上拥抱着,身体互相摩擦,我感觉底下都快压抑的爆炸了,好想被蹂躏,就这样我紧紧的搂着王阿姨呻吟着,求她快点使劲的蹂躏我,无论用什么方法,什么变态的方式都可以。

  王阿姨把亲吻我双唇的嘴挪到我的脖子的地方,继续亲吻着我的脖子,然后一边抚摸着我赤裸的身体一边又往下继续亲吻着我的乳房,用嘴含着我的乳头,使劲的吸吮着咬着,我感觉一阵疼痛,但是我好喜欢,真是太舒服了,我现在不止想被蹂躏,我甚至奢求赶快用变态的方式虐待我,才能叫我释放内心的性的感觉。

  王阿姨吻了我胸部一段时间,就坐了起来,「啊……不要……不要……」,我恳求着用早已经酥软的声音叫着,王阿姨正把身子反过来,将双脚踩在我头的两侧,劈开双腿,要把屁股坐到我的脸上,虽然我嘴里在恳求她不要这样对我,但是我的心里却在想她快点蹂躏我,无论用什么方式。

  王阿姨把屁股坐到了我的脸上,双手按着我的乳房揉弄着,然后王阿姨的屁股在我的脸上前后的搓弄,用我的脸摩擦着她的阴部。王阿姨的屁股好骚啊,刚她坐下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她阴部浓密又黑黑的阴毛,还有深色的肥厚的阴唇,她的阴唇已经张开了,像一张大嘴,里面露出了她阴部最私密的里面,王阿姨的阴唇里面和外面早已经湿透了,挂满了乳白色的分泌物,她使劲用力的将阴部在我的脸上磨擦,我的脸上都沾满了她阴部的分泌物,骚骚的,我已经完全屈服了,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时候为冥冥女王口交时候的噁心感,我觉得自己在被蹂躏玩弄中得到了说不出的快感,我喜欢当婊子,我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一生下来就是个做婊子的坯子。

  王阿姨一边在我的脸上摩擦着屁股,一边呻吟着,摩擦了半天王阿姨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腿分开,低下头用嘴吸吮着我的阴部,我一阵抽搐,觉得自己都不行了,都快要尿裤子了,我感觉到王阿姨的舌头在我的阴唇里面来回滑弄着,吸吮着,在品嚐着我阴部分泌出来的黏液,王阿姨一边吸吮一边舔舐一边说,「太好吃了,好骚,太好吃了……」

  王阿姨的屁股现在正对着我的脸,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从来没有人教我这样做,我双手一把抱住了王阿姨丰满的大屁股,一边揉搓着她的屁股,一边将舌头伸出来,舔食着她的阴部流出来的白白的黏液,好骚啊,好好吃,我心里说着,我觉得自己真是太骚了,这样不知廉耻的服侍着来嫖我的客人,而且我还得不到一分钱的报酬,我不仅仅是骚货,还是世界上最贱最贱的贱货,是一个没有一丝人格的性奴隶,性玩具,我好喜欢这个身份,我突然想永远的住在这个地方,永远的做婊子,永远的被不同的男人和女人变着花样的玩弄蹂躏,被各种变态的方式虐待羞辱。

  我用力的扒开王阿姨的阴唇,一边舔食着她阴部的分泌物,一边观察着她的阴部,虽然我是一个女孩子,但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仔细的观察过女人的阴部,虽然上次给冥冥女王口交过,但是因为刚到这里太紧张,太害羞,并没有看得太清楚。成熟女人的阴部实在是太美了,厚厚的阴唇包裹着深粉红色的内阴,尿道口,阴道口都暴露了出来,我看到了王阿姨的尿道口,把伸出的舌头放在了她的尿道口上舔着,我想用我的贱嘴把王阿姨的尿道口舔乾净,这是我一个做婊子的责任,这样我才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婊子,贱货。

  王阿姨的尿道口真骚,我心里想肯定尿道口周围有王阿姨没有擦乾净的残留的乾涸了的尿液,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尿道口周围都舔乾净了。然后我又仔细的开始舔舐王阿姨的阴门;我看见一股股止不住的乳白色半透明分泌物从王阿姨的阴门那里流出来,我要把它们都吃进去,淡淡的鹹鹹的又骚骚的,好好吃,我真的好想王阿姨的阴门再流的更多些这样的分泌物,叫我可以吃饱,吃进肚子里,叫我变得更加的骚。

  我把舌头尖在王阿姨的阴门周围舔舐着,然后又使劲的亲吻着王阿姨的阴门,我把舌头使劲的伸了进去,尽力的能伸多深就伸多深,王阿姨在不住的呻吟,「小婊子,用力,用力,喔,好舒服,小婊子,喔……」王阿姨在称讚我,称讚我是个合格的婊子。

  我亲吻舔舐了王阿姨的阴部好半天,我觉得自己已经用舌头为她清理乾净了阴部,我把脸暂时的从她的阴部挪开,继续扒着她的大屁股,看着王阿姨屁股沟里面包裹的肛门。王阿姨的屁股沟颜色黑黑的,肛门好大,有很多皱摺,我试着闻了一下,喔,一股好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好髒啊,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觉得好想舔王阿姨的肛门,用自己的舌头为她清洁肛门,这样才叫自己觉得自己更骚更贱,才能叫自己得到满足和释放。

  我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舌尖触碰到了王阿姨的肛门上面,先用舌尖在王阿姨的肛门皱摺上面画圈,把王阿姨肛门皱摺里面夹着的大便残渣都舔乾净,然后吃到嘴里,咽下去,我觉得自己好髒,我想把自己弄得更髒,这样我才更贱,我才是一个世界上最骚最贱的婊子。

  没想到大便的味道臭臭的,但是王阿姨肛门皱摺里的小渣子那么的好吃,我感觉味道甜甜的,吃进嘴里使劲咀嚼了几下,虽然其实根本咀嚼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叫我好满足,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我好想王阿姨把大便拉到我的嘴里,把我的嘴弄髒,然后强迫我看着我咀嚼着她肮髒的大便,然后我使劲的咽下去,但是王阿姨没有把大便拉出来,我心里得不到的那份满足转化为更强烈的性刺激感,我底下流出了很多水,我好想被更变态的方式折磨蹂躏,这样才能把我的性快感完全的释放出来。

  我使劲扒开王阿姨的大屁股,伸出舌头,从王阿姨的阴门开始,使劲地从下往上舔着王阿姨黑黑的屁股沟,我好想把王阿姨屁股沟的臭味全都吞下去,我就像一张厕纸一样大口大口的为王阿姨擦着臭臭的屁股沟,王阿姨的屁股沟里面都沾满了我的口水,我把脸深深的埋进去,我好想自己变成一根大便,被王阿姨践踏羞辱。

  我用舌头为王阿姨擦了很久的屁股沟,我又伸出舌头来把舌头尖伸进了王阿姨的肛门里面,我恨不得把王阿姨肛门里面的大便都舔出来,叫自己变得像便盆一样肮髒,被王阿姨骂,被王阿姨羞辱,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不愿意做客人们的便盆,被客人们虐待羞辱是多么充满快感的一件事情啊,也许是她们都不如我贱,不如我骚,我真的是最骚最贱的婊子。

  王阿姨也在使劲的舔舐吸吮着我的阴部和肛门的地方,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阿姨喘了一口气,就从我的身上下来,喘着粗气,坐在我的身边,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王老头已经坐在床上的另一边,一边望着我们,一边在自己手淫。

  「真是个不错的骚货,来园子玩了那么久还没见过这么骚的贱货的。」王阿姨在一边说着。王老头从床上挪了过来,用手扭过了我的头,就想把jj放进我的嘴里。

  我还没有吃过男人的jj,我之前总觉得男人的jj和女人的阴部是尿尿,大便的地方,是那么肮髒的地方,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的想吃,不仅仅是男人的jj还有女人的阴部,只要是肮髒的东西,我都想吃,好像这样才能把自己弄得更肮髒,更骚更贱。

  我感觉自己的眼神已经迷离了,没有任何选择的意识,只想被蹂躏,被折磨,无论怎样都可以,我望着王老头伸过来的jj,微微的张开了我又骚又臭又贱就像厕纸便盆一样的的双唇,准备迎接王老头不硬不软的jj,好骚啊,我闻到一股不同於女人阴部的骚味,很刺激的骚味,不过好香啊,我好想被这种骚味笼罩,一边想着王老头的jj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

  王老头一只手拽着我的头发,然后拽着我的头叫我的嘴快速的吸吮磨擦他的jj,我的嘴感觉到他的jj分泌出好多的黏液,都充满了我的嘴里面,鹹鹹的,骚骚的,比女人阴部的味道更重更浓,那是尿的味道,好香啊,我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尿桶便盆,我一口一口的吞嚥着,和着自己的口水把王老头jj的黏液都喝进了自己的肚子。

  王老头一边拽着我的头叫我为他吸吮jj的时候,王阿姨不知道在哪里拿来一根按摩棒,按摩棒好粗,就像男人的大jj一样粗,然后就把这根按摩棒的头部触碰在了我的阴部的某一个地方,王阿姨把按摩棒的开关打开,按摩棒嗡嗡的震动了起来,在我的阴部滑弄着,我敢保证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能够忍受得住这一份快感,我禁不住的啊啊的叫了起来,虽然我的嘴里正在吸吮着王老头的jj,但是我叫的闷闷的声音还是从我的嘴缝里面传了出来。

  王阿姨一边用震动按摩棒玩弄着我的阴部,一边慢慢的将按摩棒往我的阴道里面深,我心里奢求快点伸进去,快点伸进去,我实在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快点伸进去;我已经顾不上什么处女不是处女这回事情了,我现在就想叫自己的阴部快感释放出来,我喜欢这种感觉,我现在不想做冰清玉洁的处女了,我喜欢上做婊子的感觉了,一想到未来每天都会这样被不同的人用各种方式甚至超级变态的方式蹂躏玩弄,实在太美妙了,我真的迫不及待。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阿姨已经把整个按摩棒都伸进我的阴道了,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没有像姐姐和我说的那样,女人的第一次是很痛的,难道我真的天生的就是做婊子的坯子吗,真是太好了,如果别人现在拿金山银山和我来换,我都不会把做婊子这个身份和他换的。

  王阿姨用按摩棒在我的阴道里震动抽弄着,王老头更加用力的拽着我的头发吸吮着他的jj,突然王老头把jj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他没有射到我的嘴里。王老头淫笑着看着我:「真是太好玩了,太骚了,第一眼看你照片的时候就没看错,凭那么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你是个骚货贱货。」

  我自己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我在陶醉着这份感觉,但是高潮却一直没有来。然而我不奢望高潮的来临,我想就这样一直永远下去,永远自己都充满释放不出来的快感,这样自己才更奢求更多的变态的蹂躏方式满足我的肉体……

  王阿姨把按摩棒也从我的阴部拔了出来,他们坐在床上,只剩下喘着粗气的我劈着腿躺着。「这骚货居然没见红,这她妈的骚,逼够大的。」王阿姨说。「我来看看。」王老头听见之后,就把脑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把我的阴唇扒开,仔细的看着,「没想到这婊子处女膜那么少,阴道口张得那么大,真是千古难见的骚货啊……」王老头品评着我。

  我听见他们这么说我,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的高兴,我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婊子,从身体构造上都是这么长的。我浑身酥酥痒痒的,瞇着眼睛看着他们,好像要睡着了。

  「起来骚货!在地上趴着像个狗一样趴在地上!」王阿姨对我说着。我飞快的坐起来,光着屁股趴在地上,心里期待他们继续蹂躏我,叫我的性快感的得到释放和满足。

  王阿姨和王老头拿过了一条鞭子来,轮流的在我的屁股上后背上抽打着,一下一下的虽然好痛,但是我每挨到一鞭子我感觉从阴部和内心涌出的快感足可以淹没这份疼痛,我觉得被羞辱被虐待真的好舒服,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母狗,我好满足於现在的这种身份,不,我比母狗还要贱,还要淫荡。

  王阿姨和王老头一边骂我一边打我,一边还叫我在地上爬,学狗叫,一个18岁的农村女孩子被他们两个就这样光着屁股这么着,也一边慢慢陶醉起这种做婊子做性奴的生活。

  「骚货!坐在地上,把嘴张开!把手像狗一样搭在胸前……」王老头对我喊着,我浑身上下的神经已经忘记什么是抗拒了,再说我怎么会抗拒呢,我已经被这种被虐待受到的快感彻底俘获了,我坐在地上,把手像狗一样搭在胸前,嘴长得大大的,等着我的客人来折磨我。

  王老头站在我的面前,把鸡巴对准我的嘴,然后就尿出尿来,「都喝下去!尿桶,贱货!」王老头命令着我。我感觉一股暖流倒进了我的嘴里,好骚的味道啊,我居然在喝着男人的尿,我真的好髒啊,我感觉自己的嘴就像男厕所的小便池一样髒,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快不行了,我好想叫成千上万的男人来操我,把我操的死去活来,然后接着操我,强奸我,虐待我,蹂躏我,骂我,我觉得说我是一条母狗都是在侮辱狗,我是一只母猪,我是厕所,我是世界上最肮髒的最下贱的便盆。

  我大口大口的吞嚥着王老头的尿液,把每一口尿都喝到了肚子里去,我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真的变骚了,可是我的性快感还是完全释放不出来,我盼望高潮,但是又不想叫高潮来得这么快,我想沈浸在这份被虐待被羞辱中。

  王老头尿完,王阿姨就过来了,她站着,分开腿,把阴部对着我的嘴,没有下命令,我就乖乖的把嘴凑到王阿姨阴部的跟前,王阿姨的尿液像喷泉一样都喷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大口大口地喝着王阿姨的尿液,味道没有王老头的那么刺激,那么骚,但是也是尿,我的嘴不仅仅是男厕所的小便池,也是女厕所的便盆。

  我大口大口地喝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忍不住把手放到下面,开始自己给自己自慰,想完全释放出憋着的快感。王阿姨使劲踹了我一脚,把我踹倒在沾满溅出来的尿液,还有凤梅的尿液,大便残块的地上,「不许自慰,不许高潮,贱货!」王阿姨命令着我,「把地上的髒东西都舔乾净了。」

  我没有一丝犹豫,像狗一样翘着屁股趴在地上,伸出舌头舔着肮髒的地面,把和着灰尘的尿液都舔尽自己的嘴里,我觉得自己的嘴就像肮髒的抹布,我真的是太贱了。我看见凤梅刚刚留下的几个小块大便,我大脑没有一丝考虑,就张开嘴,去舔去吃那些凤梅没吃完的几个小块大便,突然一股臭味充满了自己的嘴里,没想到大便在吞嚥的时候是那么的困难,觉得喉咙在使劲的抗拒,有一种必须要作呕的感觉,但是我想我就是一条母狗,一只母猪,一个便盆,这就是我的食物,我用意识抗拒着自己身体的条件反射,使劲用力的把几个小块大便吞吃了下去,一点一点的把地板舔的乾乾净净的。

  然后我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眼神恍惚的望着王老头和王阿姨。

  「今天就玩到这吧,千万别高潮,骚货。」王老头把脸凑过来对我说,「大头去哪了?我得把他叫来,把这个骚货带走,咱们接着玩下一个。哈哈哈哈。」王老头对王阿姨说着。

  王老头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管理就来了,「王爷爷,我刚看您们玩得那么尽兴,不想打搅您们,我就出去了。玩的还好吗?如果不好,我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婊子。」

  「太好了太好了,没见过那么骚的婊子。」然后王老头把刚才怎么玩我的经过,我怎么是骚货都和这个管理说了,「这回你们可以玩了,感受感受,真的是个不错的贱货。」

  那个管理看着我淫笑着,王老头又对他说:「给这个婊子换一个手铐,把这个婊子的手铐在脖子的项圈上,再给她穿一条裤档是铁的裤档两边是针刺的贞操裤,这样她就回去不能自慰,也不能夹腿了,再给她每天吃两片春药,肯定以后还骚,见你们的面肯定汪汪叫,想吃你们的大鸡巴。哈哈哈哈。」

  「王爷爷您太会玩了,训练母狗方法那么多。」「以我多年的经验,我看淑娟可不是母狗级别的,这个骚货是厕所级别的,好好饲养饲养,会为园子赚大钱的,哈哈哈哈。」王老头对管理说着,「把她带回去吧,把妡蕊牵来,我们夫妻俩还憋着大便为了叫她吃呢,专门为她准备的,她不是说改好了吗,我们到要看看,改得多好了……一块把她妈妈那个骚货也一块牵来……」

  「好的好的,我这就叫人去牵」,管理回答着,不一会另一个管理就把妡蕊和她妈妈牵来了,一对可怜的母女颤抖着跪在地上对着王老头夫妇请安,这时管理拿来新的手铐把我的手和脖子铐了起来,就这样把光着屁股的我带回了我的牢房。

  「臭婊子,刚才伺候王爷爷王奶奶的表现很好,以后会有奖励,把这两片春药吃了,有客人就来叫你……回来也好好伺候伺候爷爷们啊,贱货。」管理说完,又淫笑着对我小声说。

  我已经没有力气说任何话了,答了一句:「贱奴知道了。」喝下了管理给的两片春药,把贞操裤穿上,然后他就把我的大门锁上了。我在想妡蕊妈妈和妡蕊现在正在经历着什么,但是我浑身上下的性冲动一直挥之不去,王老头实在是太坏了,不叫我高潮,还把我的手这样铐起来,叫我穿这么变态的贞操裤,不叫我自慰……天哪,我受不了了,药效一点一点地发作了,我好想被男人操,被蹂躏虐待,我好想现在王老头夫妇蹂躏虐待的是我,叫我吃他们的大便,我真的不行了,我躺在床上,自己用身体摩擦着床单,但是根本释放不出来任何感觉,欲望只能越来越强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