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婚纱的恶魔(完结特别篇)】(01-02)【作者:nevermind】   人妻小说 
字数:104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的妈妈跟我说过,将来一定要做一个独立的女人。

  但是在告诉我这句话之前,她的人生却似乎从来没有独立过。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从有记忆开始,陪在身边的就只有妈妈。漂亮的妈妈,温柔的妈妈。

  很多人夸赞过我的美丽,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但是在我心里,这世上最美的女人始终都是我的母亲。我从小的愿望,也是长大以后可以成为一个像妈妈那样的女人。

  和一般人想象中的单亲家庭不同,妈妈一直将我照顾得很好。给我买最好吃的零食、最好看的衣服,送我上最好的学校和最昂贵的补习班。记忆中的童年一直都是那么幸福,那么无忧无虑,就算硬要挑一件最难过的事情出来,也只是不得不吃那些难吃的菠菜而已。

  说真的,第一次吃菠菜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味道这么糟糕的食物,甜不甜苦不苦的,嚼在嘴里就觉得好恶心。所以尚在年幼的我理所当然地打翻了饭碗,哭闹着不愿再尝试那东西一口。

  母亲当时也有些生气,训斥了我几句,最后也还是强迫着我把碗里还剩下的菠菜全部吃光。当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吃一口菠菜了。

  那之后妈妈也很体贴地没有再逼过我,但是后来她给我买了一套动画片的光盘,名字叫做《大力水手》。

  现在想起来,才明白这不过是大人狡猾的计策而已,但在当年,我大概只过了三四天的时间就去主动问妈妈,是不是如果我吃了菠菜,就也能拥有很大的力气,变的很厉害?

  「你啊……你是女孩子,是要吃很多很多菠菜才能变的厉害呢!」那天,妈妈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地微笑着这样对我说。

  从那以后,如果哪天饭桌上少了菠菜的踪影,我都会让妈妈保证第二天一定要买来做给我吃。尽管依旧讨厌那个味道,可是想起不用再在学校里受男生的欺负,不用害怕后桌那个大胖妞再揪我辫子,每一顿,我都会皱着眉头逼自己把那些绿绿的、软软的叶子吃下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觉得自己的力气好像是变大了一点。心里有点小欣喜,但也很挫败,因为那些喜欢欺负我的同学的力气也在变得越来越大,或许他们每个人也都在家很努力地吃菠菜吧。

  抛开这些小小的插曲不谈,虽然没有父亲,但我有世上最好的妈妈,所以童年的时光还是很快乐的,只是……短暂了一些。

  七岁那年,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晚上,我躺在妈妈怀里,听她给我读一个关于天使雕像的故事。本来安静祥和的气氛,却忽然被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打破。
  我被吓了一跳,不知道还会有谁持有我家的钥匙。而妈妈的表情则是很慌张、很意外,却没有什么惊吓到的样子——在看到进来的人是谁之前。

  来人的身份显然是出乎了她的预料,那些人对我来说也是全然陌生,只记得是两个很凶的男人,和一个更凶的女人。

  「你们怎么能这么闯进来?有话我们出去说……」母亲手忙脚乱地将我从身上抱起放在沙发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赤着脚向那些人迎去。我记得她当时的样子有点滑稽,身体向前跑着,双手却朝后张开,像是个护崽的老母鸡。

  啪!

  那个女人回应母亲的话的,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我已经被这场面完全吓傻了,直到看到妈妈挨了打,才哭喊着爬起来向他们冲过去。但还没跑到母亲身边,就被一个男人抓住了胳膊。我大声地喊,死命地挣扎,可他的手就像一把铁钳,无论我怎么用力都钳制着我纹丝不动。

  「你要是还要点脸,就让你女儿躲起来,别让她看到你这幅样子。」那个女人冷冷地对妈妈说。

  「蕾蕾,到卧室去。」

  我以为妈妈才不会听她的话,可是,母亲连转身都没有转过来,就只是那样背对着我,捂着脸,声音依旧温柔,却带着不容分说的语气。

  「我不!你们是坏人!不准欺负我妈妈!」

  「到卧室去!把门锁上!」

  妈妈转过头来,大声吼道。我看到她的脸上全是眼泪,脸颊红肿了一片。记忆中,她从没有这样狼狈过,也从没有这样吼过我。

  看到我还哭喊着不愿意,妈妈忍无可忍地走过来,一把将我抱起。男人的手识相地松开了,可是妈妈此时的力量却似乎比他还要大,不管我如何踢打哭闹,依然坚决地将我扔进了卧室,然后从外面用钥匙锁死了房门。

  那一天,没有开灯的房间,小小的我就那么蜷缩在地上,靠着门板,听着一门之隔的外面不断地传来恶毒的咒骂声、刺耳的摔东西声,还有一次次的,好像直接抽在我心上的耳光的声音。那时候我很恨我自己,恨自己没有早点听妈妈的话,没有好好地吃菠菜,没有让自己的力气变得很大,不然的话,我一定能打败那些人,保护妈妈的。

  当门再打开时,我几乎认不出那个为我开门的女人。

  她衣服都被扯掉了,只剩下几片破布还勉强挂在身上,脸颊、眉弓、嘴角和身上很多地方都有淤青和血渍,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此刻却被人用很粗的记号笔写满了字——小三、贱货、婊子……还有很多很多我还不认识或尚不能理解,但明白那一定都很粗俗、很恶劣的字眼。

  我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妈妈一定不会想让我看到她这副样子——她从来不舍得吓到我。可是在她被人凌辱和虐待的客厅里连一件可以让她更换蔽体的衣服都没有。

  面对那样子的她,我手足无措地呆住了,手和脚都僵硬着不听使唤,只有眼泪在不停地簌簌落下。

  她看到那样的我,本能地想要张开双臂,却很快又把那对一直庇护我的羽翼收了起来。只是默默地走过我的身边,去拿了几件衣服,然后对我说:

  「蕾蕾,妈妈去洗个澡,你……自己乖。」

  「妈妈。」我终于强迫自己动了起来,从她身后紧紧将她抱住,「对不起,妈妈。

  我以后一定好好吃菠菜,一定再也不让坏人欺负你。「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僵住了,然后有些颤抖。过了很久,她长叹了一声,转过身来蹲下,捧起了我的脸:

  「蕾蕾,对不起,是妈妈骗了你,妈妈以后不会再逼你吃菠菜了。这次是妈妈自己做错了事,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了。但是,你要记住,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独立的女人,不要像妈妈一样。」那个年纪的我,尚不能完全理解独立是什么意思。我只记得那天的浴室里,妈妈把水开得很大声,但仍然掩饰不住她在里面痛哭的声音。

  妈妈身上的字过了很久才完全洗掉。那段时间她都在屋里没法出门,而我我不敢出去,总觉得一打开门,那些人就守在外面。但我也不敢待在家里,害怕他们像那天晚上一样闯进来。终日的惴惴不安,看在妈妈眼里全是歉疚和心疼,所以那些天里她经常会紧紧抱着我,给我讲一些故事,讲一讲她年轻时和她自己的朋友——一对很好的叔叔阿姨在一起时发生过的,快乐的事情。

  后来有一天,妈妈告诉我她决定出去找一份工作,今后我们家的钱会少很多,我可能会有几个补习班不能再去上了,吃的、穿的、用的东西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但是今后我们母女两个会成为很独立的人,不需要再靠别人活着,也不需要再害怕谁来欺负我们了。

  其实我很喜欢补习班里的几个小朋友,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的妈妈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是一种很好看的样子。所以,如果妈妈能一直这样的话,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的。

  那之后,就如妈妈所说的,我们搬出了以前的房子,住进了很小的出租屋。生活条件也差了许多,妈妈还总是在外面工作,每天很晚才能回家。我好像忽然就从一个小公主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但我从未怪过我的母亲,因为在越来越懂事之后,我明白那样的生活所换来的,是一种叫做安心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

  妈妈说如果我想要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能够保护她、也保护自己的话,吃菠菜是没有用的,要好好读书,将来变成一个有知识、有能力的大姑娘才可以。所以我学习也都很用功,除了数学比较差之外其他的学科直到高中也都是名列前茅。

  在我长大的这些年,妈妈也在生活的折磨中一天天变的风华不再,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跳过一段时光,直接跳到我已经变成一个有知识、有能力的大姑娘的年纪,去阻止妈妈一天天的憔悴下去。

  因此,在别的同学都在憧憬大学生活会是多么的多姿多彩,憧憬一场不需要躲躲藏藏的恋爱的时候,我却只把它当作一段我不愿意经历,却为了到达目的地而不得不经历的时光。

  然而,命运却总是喜欢和我开玩笑。大学的时光,我最终也无缘经历——高三那年,妈妈终于不堪负累而病倒了。

  医生说妈妈可能永远也离不开那张病床,从此只能靠人照顾来生活——治愈倒也不是全无希望,但只不过是用一个高昂的代价去赌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小概率。而那个代价,是我之前想也不曾想过的天文数字。

  事实上,迫在眉睫的问题使我根本无暇去考虑母亲治愈的可能性——她不能无人照顾,而我既负担不起她的住院费,也请不起哪怕最便宜的看护。

  几乎没有经历什么思想斗争,我决定放弃高考。

  每个人都在为我惋惜,老师还发动学校给我捐了款,但并不足以填补我们家这忽然出现的巨大的空缺。从前不为生活操心,等到母亲倒下,才发现在这社会上每走一步都需要钱。我明白家庭的重担已经落在了我的肩上,不管我有没有准备好。

  我把妈妈接回了家里。医生说除了生理的疾病以外,她还患有轻微的抑郁症,因此尽管语言能力并未受到损害,她却不怎么愿意再开口说话。每每都是我坐在她床边,和她聊聊天,或是为她读本书,而妈妈,要么眼神茫然地盯着天花板,要么闭目假寐。

  我不知道她是否有听进我的声音,但有时候,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我会忍不住跑到楼道上去大哭一场。妈妈将我抱在怀里,为我讲故事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一切如昨般清晰,但我们怎么忽然就换了角色?

  邻居中有一户退休独居的奶奶,知道我家的境况,愿意在空闲时间来帮我照顾一下妈妈。但她自己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太好,能来帮忙的时间着实有限,而我则必须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去想办法赚取一些收入来维持妈妈的药费和家庭的开支。

  走进职业中介所的时候我有一些忐忑——我才十七岁,虽然已尽量用妈妈的旧化妆品把自己涂抹的看起来成熟一些,但身份证上的年龄是改不了的,我不知道能否合法合规地获得一份工作。

  这是我在学校参加文艺表演之外第一次化妆,技术着实拙劣了些,或许在别人眼中过分的浓妆艳抹吐露着太多的风尘气息,所以当我对接待的阿姨说我想要一份不需要占用多少时间,但希望收入能尽可能高一些的职业的时候,她的表情立刻变的很鄙夷。

  「我们这里是正规的中介所,不提供那种工作的。」她语气尖酸,末了又补了一句,「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好?」

  我听得懂她的意思,说实话,我也的确考虑过那种工作。但我一再地对自己强调还没有到那一步,我不能轻易地辜负妈妈对我的期望去作践自己。

  「不好意思,您误会了。我的母亲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所以我没有太多能出来上班的时间,并不是您想的那样。」

  我平心静气地向她解释,然后她盯着我看了一会,认真地说了句对不起。
  后来这个阿姨给了我一个模特公司的电话,说是他们在招聘一些兼职性质的年轻女孩,让我去试试。她没有收我的钱,但非常严肃地叮嘱我,说如果以后有了别的机会,就赶紧放弃这份工作。

  我没太懂她的意思,也没有把她的叮嘱多放在心上。没有选择的人没有必要去做无谓的担忧。顺利地通过了面试,经历了简单的培训,很快我就接了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商场开业,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在那里站一天就可以。

  拿到第一笔收入的心情很复杂。比我想象中的多一些,但比起想要治愈母亲所需要的数字又是那么微不足道,但无论如何也是一份希望所在。工作结束,谢绝了其他女孩一起去吃饭的邀约,我急匆匆赶回家里,妈妈已经睡着。

  那晚我依偎在她身边,听她均匀的呼吸声,自己却难以入眠。女儿的第一次工作经历却不能与最亲近的人分享,那种感觉真的很失落,而当我很快意识到今后还会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都只能这样子自己一个人去经历、去回味的时候,便又忍不住伏在她背上啜泣起来。

  日子就这样没有波澜,也没有希望的一天一天地过着。我终于对这份工作逐渐的熟悉,无论是出去走展台,还是为商家拍平面都能应付自如,唯一不习惯的大概就只有车展了。

  或许我永远不能习惯穿着那么少的衣服被那么多的镜头对着私密的部位肆无忌惮地拍照,但这是目前为止能带给我最多收入的工作种类,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拒绝过公司的安排。况且,作为模特来说,裸露永远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虽然排斥,但也不至于保守到不能接受。

  不喜欢车站,更深的原因是因为每一次站在那里,我都能感受到那种令人无力到近乎绝望的人与人的差距。尤其是每次站在那些价格动辄数逾百万的好车旁边时我都忍不住会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可以为这样一台机器一掷千金,而我却连母亲的一场手术的费用都凑不到

                第二章

  我逐渐开始明白中介所那个阿姨话里的意思。

  有很多年轻的女孩选择模特这个职业,有在校生来兼职,也有中途辍学靠这个吃饭的。她们中的大部分都怀揣着一个梦想,或者说是目的吧,就是凭借自己的美貌在某一天被一个富豪看中,然后一举飞上枝头变成凤凰。因此她们总是不遗余力地展示着自己,像是被摆上货架的商品。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真的很容易迷失自己,说实话,我也想过也许我也可以用这种手段来解决为妈妈治病的难题。但是,我忘不了那天晚上她捧着我的脸对我说将来要做一个独立的女人,更忘不了曾经依附于所谓有钱人的她最后是怎样被无情、粗暴地对待。

  两年的时光,我当然看到过一些女孩子美梦成真,遇到了能开出令她们满意的价码的对象。但我无从得知她们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真的成为了豪门阔太,还是变作被养在不见天日的笼子里的金丝雀?因此,我一次次拒绝了那些委婉的暗示或直接的报价,依旧这样与母亲相依为命着独立,却看不到希望地活着。
  十九岁的夏天,一份普普通通的新楼盘的开盘仪式的礼仪工作,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那一天,我人生第一次邂逅了爱情。

  他叫林世轩,是那家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也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那天他站在台上致词,我站在台下望着他,就好像看到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钻破云层的一道耀眼的阳光。

  只一瞬间,我就知道我爱上他了。无关他的财富,我只是好像看到了命中注定的人。

  那一天的工作我是在浑浑噩噩中完成的,我的目光几乎不曾放到过其他地方,始终追随着那个气宇轩昂的身影。直到结束后,领队告诉我们主办方要举办一个,邀请所有模特参加。

  这样的party以往并不少见,也是最受我们这些女孩子欢迎的活动——比起展台下的鱼龙混杂,能出席这种活动的无疑都是本地富商和名流,是更加可能为模特们开价的人。

  从前这样的活动我都是尽量拒绝的——为了照顾妈妈,我不敢在外面呆太晚。可是那一天,为了那个男人,我接受了邀约。

  正如以往的所有类似的party一样,受邀的大部分都是事业已有规模的成功人士,他们虽都有着令人欣羡的财富与地位,却也基本都告别了意气风发的青春年月,少有的几个年轻人,也多是蒙家族光照的小开们。也正因如此,每一位主办方才都会邀请我们这些年轻模特来为活动增色。

  职业使然,香槟美酒、珍馐佳肴这些本该与我无缘的东西如今也算是司空见惯,况且因为林世轩的存在,今夜的我是在是食不知味。

  凭着女孩子特有的敏锐,我察觉得到在我移开目光的时候,人群拥簇中的他也曾注视过我好几次,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和期望。尽管我明白自己不该抱有太过不切实际的幻想,但那晚,我决定给自己做一个美梦的权利。

  然后,美梦就变成了现实。

  当林世轩走到我面前来邀舞的时候,我差点幸福的晕过去,没有一秒钟犹豫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伸来的手掌上。

  「你很漂亮。」

  这是他用手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并不知道,其实无需一个字,仅仅是呵在耳朵上的一口热气,就差点让我瘫软在他的怀里。

  那天,我真的相信灰姑娘是有可能遇见属于自己的王子的。

  我的舞跳得很糟糕,那晚他却与我共舞了好几个曲子,我们相互依偎的时间久到足够我做出任何不知天高地厚的幻想。在最后一支舞结束时,我甚至在想也许这一夜的记忆就足以让我回味一辈子。

  但显然这一夜还没有结束,party散场,我走出门时,林世轩从身后追了上来,抓住了我的手腕。他说: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来有点可笑。在跟着林世轩坐进他的豪车时,我内心里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今夜失身与他的准备。从前若听说哪个女孩子和认识时间很短的人发生关系的话,我会发自内心地觉得她很傻。但那时候我才明白,飞蛾扑火,真的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我和林世轩不可能,却坚信我一辈子都不会后悔把自己交给他。
  所以当车子驶进林家的别墅,我被带进大厅介绍给那位闻名已久的林董事长的时候,我心底真的很为刚刚自己的想法赧然。

  林董事长,也就是林世轩的父亲,本地第一大房地产商林源康。当他客气地请我落座,并吩咐佣人拿来茶点的时候,我还茫然着不知道怎么就一下子跳到了见家长的地步。

  「陈小姐,感谢光临寒舍。」

  他长相挺和蔼,身材臃肿富态,人也没什么架子,主动与我握手。不过我心里想的是大概也只有这种人有资格把这种豪宅称作寒舍了。

  「您好。」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跟这么大的人物面对面接触,不禁有点拘谨。

  「呵呵,陈小姐不必紧张,今天特意请你过来,其实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林源康看出我的胆怯,笑呵呵地安抚我的情绪。不过……商量?和我?

  「请问……是什么事?」

  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种大户人家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和我商量的。

  「嗯,时候不早了,陈小姐还要回去休息,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林源康依旧温和地笑着,但语气明显严肃起来,「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想找一个像陈小姐这样的女孩。」

  「我这样的女孩?」

  「对。嗯……怎么说呢?就是……能让我儿子心动的女孩子。」什么!?这真是语不惊死人不休。我觉得我要么是在做梦,要么就是疯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何所有的愿望都能心想事成?那我该立即许愿让我的妈妈好起来啊!我立即看向坐在一旁的林世轩,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冲我点点头。

  「我直接说的明白一点吧。」看我呆若木鸡地不做反应,林源康干脆接着说道,「我希望你能嫁给我的儿子。」

  呃……嫁入豪门,还是嫁给自己的意中人?这未免也太像童话故事了吧?
  「林先生,这种事……」

  这馅饼……不,这已经不是天上掉馅饼,是在掉满汉全席了。这么蹊跷的事,我根本没办法立刻相信,更别说做出决定。

  「没关系,你不用立即给我答复,不过请听我说完。」林源康抬手阻止我发言,继续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刚刚向你的公司了解过了,陈小姐今年只有十九岁,并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而我这边……我们有话直说,我也不希望儿子的婚姻决定得那么草率。所以我的意思是希望有一年的试婚期,在这一年里,你和犬子要以夫妻的方式生活在一起,但是在法律上,你还不能被当做我们家庭的一员来对待,这样说你明白吗?」

  「嗯,我明白。可是……」

  我点头表示话我听得懂,但听起来还是很玄幻啊!

  「如果明白,还请让我继续说下去。」

  他再次阻止了我,接着说道,「这一年的试婚期对陈小姐你来说是有报酬的,确切的说,是一百万人民币。」「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我顾不得礼貌,忍不住掩嘴惊呼出声。

  「没错。」林源康点头示意我没有听错,「或许你会觉得这笔钱不少,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人的青春,尤其是林小姐这样的女孩子的青春年华应该是无价的。这笔钱,只是我们对你可能浪费的时光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而已。事实上,关于令堂的病情和生活情况我也有所了解,我很希望这笔钱能够帮助你的家庭解决燃眉之急。」

  「林先生,您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我得承认这枚砝码加的太重了,我无法不让心中的天平倾斜。

  「我以我经商多年的名誉担保,每一个字都真实有效。林小姐可以考虑几天然后给我答复,如果你答应的话,那么我们立刻就可以签订协议。至于报酬方面,说实话,我很欣赏你的孝心,其实我也是很看重家庭的人,所以才一直坚持一家人住在一起,也尽量少请帮工,因为我不希望和外人的解除和亲密程度超过自家人。

  所以,看在我们都是重家的人的份上,我也可以给你开个特例,一旦协议生效,立即先支付给你四十万让你支付令堂的手术费用,余下的六十万,我们会按月拨付给你,也就是每个月五万,足够你请最好的看护去照料你的母亲。「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我的耳朵,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原本远在天边的希望一下子就来到了眼前,妈妈的病有救了。

  「林先生,我觉得我不需要考虑了。我可以接受。」我站起身,对他深深鞠了一躬,说出我的答案。

  「很好。」林源康和林世轩也同时站了起来,「这样的话,我会立即起草协议,希望你也能尽快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尤其是令堂的看护问题,然后就可以搬过来住了。虽然我们并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但是考虑到我们家的社会影响力,恐怕你之后的生活多少会有一些不便,这点还希望你提前有所心理准备。」「嗯,我明白。」

  就这样,我忽然就成了林家的未来儿媳。

  其实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有想过,这样子算不算是辜负了母亲的期望,算不算是不独立,算不算是……和那些女孩一样把自己摆上了货架,只不过是卖了个更好的价钱?

  或许是这样吧……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我知道我走上的是一条别人和从前的自己所不齿的道路,可是想到妈妈的病,想到林世轩,我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半个月后,林家派司机将我接去了那座未来一年,不,或许是这一辈子我都会住在里面的别墅。

  妈妈的手术安排在两个月后——原本需要更久,但依靠林家的帮忙才得以提前。

  这让我更觉得比起我们这些普通人,那些高高在上的阶层更像是无所不能的神一样的存在,而现在,我有机会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让我受宠若惊的是,这次又是林源康亲自接待我。但让我失望的是,我没有看到林世轩的身影。

  「世轩最近生意上比较忙,很少回来。」林源康一面带我进院子一面说道,「年轻人啊,总想干出点成绩来证明自己不是依靠家族余荫,这点说起来可能有点幼稚,不过总比当个纨绔子弟要好得多。对这个儿子,我还是打心眼里为他骄傲的。呵呵……」

  拉着家常,这个未来公公直接带我上了别墅的二楼。上次我没有来过这里,今天一上来,才发现这一层的装潢与楼下完全是不同的风格,虽然依旧高档,但比起一楼的富丽堂皇,这一层……似乎是有点偏卡通的风格?

  「来,这里就是你们小两口以后的卧室了。」

  林源康来到靠里的一扇白色木门边,旋动了门把手。

  「爸爸!」

  一声语气轻快,但声音很粗重的叫声从门里传了出来。

  轰!

  那声呼喊不啻于一道响雷在我耳边炸开。

  屋里的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叫林源康爸爸?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踏进了一个早就设好的圈套。林源康的话,林世轩的微笑,协议中的那些条款……不同的画面在脑中乱成了一团,我……到底遇见了什么?

  「世昂,别玩游戏了,快出来看看,你的新宠物接回来了。」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宠物?那是指

  「真的吗?」

  屋里响起一声欢快的叫声,然后是一阵手忙脚乱起身的声音,接着,一个男人从门里冲了出来。

  和林世轩有几分相似的样貌,差不多接近的身高,让我差点以为这就是我那位梦中情人平素里不修边幅的样子。可是,他的眼神中完全没有林世轩的那种挥斥方遒的锐气,目光中只有孩子一样的雀跃和……无知。

  「一直没有机会向你介绍,这是我的二儿子林世昂。」林源康回过身来,看着那个搓着双手兴奋地打量着我的男人对我说。他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因为那并不像是一个人看向另一个人的眼神,只像是一个孩子在看着自己新买的玩具。
  「林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双脚有一股逃跑的冲动。

  「很少人知道,其实我有两个儿子。」林源康伸出胳臂揽住了林世昂的肩膀,「人家说有钱人的烦恼更多,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有钱自然要比没钱好,那些话只不过是失败者自我安慰的屁话而已。

  但我确实有着自己的心病,那就是这个儿子。你可能看不太出来,世昂他天生智力有点缺陷,这一点相处久了你自然会发现。我带他看过了全世界最好的大夫,但是没什么效果,可能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一开始我也觉得命运不公,他和世轩是同胞兄弟,两个人的差异却这么大。但有一次,我在外面应酬到很晚,回来时该死的车子又出了问题,结果我被困在了高速公路上,狼狈不堪。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能赚到现在这么多的钱,但又不用处理这些破事该有多好?然后我就想到了世昂——我想我们家有平常人好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他又没有做事的能力,那不就是所有人都想要的只享受、不工作的生活吗?

  难道这小子就是老天爷派下来专门享福的?那天起我就决定不再试图治疗这家伙,而是满足他的一切愿望。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电脑、电视、游戏机、玩具,还有……女人。与之相对的,我会剥夺他的继承权,我不会让他结婚,更不会让任何女人怀上他的孩子,我的事业会完全留给世轩,而世昂,则会心想事成、万事如意、不留痕迹地过完他的一辈子。

  你很幸运。在看过所有你们公司的模特的照片和视频后,世昂唯独挑中了你。这些年能找到让他满意的女孩并不容易,你才只是第三个而已。可能你对这样的变化有点不太能接受,但这也算是一个教训吧,你的确很漂亮,但你真的以为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可以轻松地嫁入豪门或者一年赚回一百万吗?

  任何事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但你还是很幸运,因为外面有很多女孩子因为生活或者家庭所迫而去当妓女,她们搭上一辈子的幸福都还卖不到这么好的价钱,而你,只要一年而已。世昂小孩子心性,他不会爱上你,只会把你当做宠物或者玩具,一年时间足够他对你厌倦了。」

  「疯……疯子!」

  我颤抖着,扔下这句话,转身向楼梯跑去。我终于明白原来一切真的只是一场骗局,什么灰姑娘和王子,那根本不会存在于现实中。我不是嫁入了豪门,也不是嫁给了我爱的男人,我只是把自己卖做了一个给弱智泄欲的工具!我要逃跑,我不能留在这里,我……

  「你不给你妈治病了吗?」

  林源康甚至都没有试图阻拦我,只有一句话就把我钉在了原地。

  还有一个半月,就可以手术了啊。

  还有那些看护,真的是很专业,可以把妈妈照顾的很好呢原来……原来希望看不见的时候,还可以假装它不重要。可是真的有一天抓在了手里,竟然这么不舍得放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